除了知识复习教学外

2018-09-21 13:28:37 阅读 198 views 次

  在新高考背景下,高中历史科目的选考是选拔性考试,它更强调知识的综合运用、更突出学科能力的考查,这给复习教学带来了新的问题、提出了新的要求。今天,浙考微君特邀学科专家围绕两题,总结三种复习方式,分析两对关系,为历史有效教学出谋划策。

  选考复习面临着诸多难点。通过老师们相互之间的交流,我们认为当前选考复习中首先面临以下两个难题:

  在新高考方案下,选考历史的学生在高中学习期间第一次参加选考最迟应在第三个学年第一个学期的10月底。复习时间大约缩短了4-6个月。从考试范围看,所有选考历史的学生都要复习五个半模块内容,与以往报考二本的学生复习内容相比,足足增加了两个模块。如果把考试难度提高这一因素考虑进来的话,复习量就更重一点。

  由于考试标准依据《浙江省普通高中学科教学指导意见·历史(2014版)》(以下简称“教指”)制定,所以这也是如何处理考试标准中“必考”与“选考”知识点之间关系的问题。《浙江省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暨高考选考科目考试标准(2014版)》(以下简称“标准”)明确区分了必考与选考的知识点及考试要求,然历史学科联系性与延续性等特征决定了“必考”与“加试”、“基本要求”与“发展要求”无法割裂,两者有机联系。两者如何“有机联系”?30分选考中要不要考基本要

  围绕上述两个难题,笔者依据新学考的特点,结合往年复习教学的经验,从如何教学的角度提出一些对策,供参考。

  这里的“复习方式”指复习内容模块之间的组合方式。目前大致有三种主要方式:

  即按照模块及其专题设置依次复习,最后通史复习。这种方式的优点是有助于学力偏弱的学生夯实基础,不足之处是由于通史复习时间较少,学生的通史意识偏弱。弥补不足的方法是在专题史复习进程中,适时穿插小切口、长线

  “先选后必”型即先完成选修3的“一战及战后国际关系”部分、选修4和选修6的新课学习,同时跟进复习;然后展开必修模块的通史复习。适合这种复习方式的学生较多,这是它的优点,不足在于选修与必修内容联系不够通畅;时间一长,学生对选修知识容易淡忘。弥补不足的方法是在必修通史复习进程中,适时带动选修知识的复习。

  “一通到底”型即把选修3、选修4都整合到必修模块的通史复习之中,选修6单列复习。这种方式的优点是通史特点鲜明,有助于培养学生对历史的贯通认识。这种方式对学生的要求较高,学力较弱的学生不太能够适应。在复习初始阶段,可以放慢一些节奏,让学生有个适应期。

  复习方式,没有最好的,只有适合的。根据学情选择复习方式是必须的,在复习进程中不拘泥于单一的复习方式,根据学情作出调整,也是必要的。此外,在上述三种复习方式中,选修6模块因被我们看成相对,故一般都单独复习。然我们不要忽视它和必修、选修4之间的联系。如秦始皇、康熙帝与长城;故宫与古代中国;古代商业经济与平遥古城、皖南古村落;文艺复兴运动与佛罗伦萨的文化遗产;主义与奥斯维辛等等。

  选好复习方式是合理规划时间的前提。时间规划可以分为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次。宏观层面的时间规划,要计划好从现在开始到第一次参加新学考前的复习内容;中观层面的时间规划,要根据复习内容和模拟测试,做好阶段性的复习计划;微观层面的时间规划则要具体到每一个教学日,明确复习教学的各项内容。宏观的相对稳定;中观的要根据复习进度和学生掌握程度适时调整;微观的则计划得越具体越好。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知识复习教学外,我们还应把能力专项训练、学生自习课文等专项课纳入时间规划中。

  在选考复习中,“这个知识点考还是不考?”“这个知识点考到什么程度?”这是我们经常“纠结”的问题。要有比较清晰且合理的回答,需分析下面两对关系。

  “教指”与“标准”的关系“教指”是教学纲要,“标准”是考试纲要。两者对选考复习的指导作用同等重要,因为两者相互了复习教学的内容与方向。

  “教指”必修模块发展要求和限定性选修模块内容,列入选考的知识范围。而“标准”中的“加试”要求没有覆盖“教指”要求的所有知识点。笔者以为回答“考点是什么”,应遵循“标准”要求。如“中民国家主权的斗争”一课,“教指”发展要求是“概述左棠收复新疆、义和团反帝运动和中民抗击八国联军的斗争事迹”,而“标准”针对这条发展要求的“加试”考点是“左棠收复新疆”,由此可知,“义和团反帝运动和中民抗击八国联军”不在选考范围内。又如“和平的尝试”一课,“教指”发展要求包括“理解苏俄的和平外交”,而“标准”没有把它作为考点,那么这条要求不在选考范围内。

  “标准”列出了考点,“教指”说明了考点的知识内容与理解要求。“标准”行文简洁,以“b”、“c”级要求为主,研读须根据“教指”,揣摩考试要求,既不过度解读,也要避免解读不到位。如“近代物理学的奠基人和者”一课,“标准”在“加试”中只列了一条:“量子理论b”。在把握“b”要求的时候,须借助“教指”的说明。“教指”:“知道量子理论的主要内容;了解普朗克提出量子理论、爱因斯坦把量子理论推广到光学中的事实;认识量子理论提出的意义”。这些要求明确了“量子理论”复习的知识内容和理解方向。又如对“神权下的”一课中的“加试”考点“文艺复兴与教c”的理解,也可用同样的方法。

  绝大部分知识点,研读“教指”与“标准”之后,比较容易判断知识复习的内容与方向。当然也有少量知识点判断起来有点困难。笔者列举必修模块中的四个知识点,并加以说明。

  “辛亥”一课,“教指”中有一条“了解辛亥的背景”的发展要求,“标准”中对这一课没有一个“加试”考点。依照前述之理,“辛亥的背景”不纳入选考范围。然必考部分有“中国同盟会的成立b”的考试要求,复习中需要了解中国同盟会成立的背景,这和“辛亥的背景”有重合点,但又不完全相同。笔者以为聚焦中国同盟会,分析其成立的背景,应是教学内容。“辛亥的背景”成为“中国同盟会成立背景”的背景了。

  “古代中国的商业经济”一课,“教指”中有一条“认识古代中国商业发展的特点”的发展要求,“标准”中对这一课只有一条必考要求:“‘市’在历代的发展d”。笔者以为古代中国商业发展的特点不需要面面俱到地补充说明,但要从“市”的发展角度,提炼古代商业发展的特点。

  “新文化运动”一课,“教指”中有一条“了解新文化运动的背景”的发展要求,“标准”中对这一课没有一个“加试”考点。然有一条必考要求值得我们注意,即“新文化运动对近代中国思想解放的影响d”。就这条要求而言,“综合”级别的考试要求,既可以理解为多领域的深远、深刻的影响,也可以理解为把新文化运动放在当时的社会和后来的历史中加以综合认识。如果取后者的理解,那么就需要结合新文化运动的背景加以认识。故笔者以为新文化运动的背景要复习,但要从“新文化运动对近代中国思想解放为什么有这样的影响”的问题视角去理解。

  “当今世界经济区域集团化的发展”一课,发展要求有两条,分别是“分析欧洲联盟建立的原因和影响”、“探讨亚太国家加强合作的途径和方式”。“标准”仅仅把“欧盟成立的原因和影响c”作为“加试”要求。贸易区、亚太经合组织知识点在必考中都有“b”级考查要求。如何把握这三个考查要求都不低的知识点的复习程度呢?“探讨亚太国家加强合作的途径和方式”这条没有被纳入“加试”的发展要求,提示我们可以从比较三大经济区域集团合作的途径与方式的角度展开复习。这比逐一地分析经济区域集团的前因后果有更高的复习要求,但仍在“b”或“c”理解层次的考试要求范围之内。

  从“教指”与“标准”的关系看,上述四个知识点属于同一种情况,即“教指”的发展要求都没有明确进入“标准”的“加试”部分,但对必考或选考知识点复习的内容与方向产生重要影响。这种影响不是简单的知识叠加,而是基于“标准”中的考点,深入理解它与“教指”之间关系的结果。

  选考复习中关注的知识点不仅仅是“加试”点,还要包括“必考”点。以前我们常常把“学考”与“高考”看作相对的两个部分,现在情况有变化了。70分的必考与30分的选考共同决定着选考历史的学生的历史学业水平;必考与选考部分的考查难度都有提高,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应该这样看:“必考”与“加试”既有区别,更有联系。

  如“‘一国两制’理论创新的意义”、“外国资本主义的入侵对中国社会的影响”等共10个知识点。复习教学中可以去思考历史过程中的现象与历史影响之间的关系,如思考“列强入侵的方式是如何影响中国社会的?”

  如“清朝的边疆政策”、“英国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所采取的措施”、“京剧产生和发展的历程”等共18个知识点。复习教学中要善于把知识点放在多面的知识线索或结构中加以认识。如把“清朝的边疆政策”放在“时代晚期的”、“中国古代地方行政管理”、“中国古代中央对边疆地区或少数民族地区的管辖”等不同的线索中加以理解。

  如“联邦制的结构”、“文艺复兴与教”等5个知识点。复习教学中要多在提炼和概括历史现象的方法与能力训练方面下工夫。

  在选考复习的起始阶段,我们首先面临的这两个难题,关系到选考复习的整体布局与径选择,因此,寻找适合自己、适合学生的对策,非常关键。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除了知识复习教学外 | 历史/教育